欢迎访问深同网 永久网址:https://www.sztz.org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时间:2020-08-07 19:08出处:资讯阅读:52 编辑:@www.sztz.org

“社会氛围已经接受了同性伴侣结婚的现象,法律的步子慢,还在一步步跟上。”

7月8日,得知《民事伴侣法案(Civil Partnership Bill)》经泰国内阁批准后,Bobby He与泰籍男友的第一个计划是抓紧减肥,以便在明年计划中的婚礼仪式上显得帅气些。

他乐观预计,一旦该议案在议会通过,泰国将会成为继台湾之后,亚洲又一个承认同性伴侣合法性的地区。所以,即便知道自己多数亲戚未必会参与婚礼,Bobby依然难掩兴奋。

法案用“民事伴侣”命名而非“婚姻”,意味着同性伴侣与异性婚姻所拥有的合法权益仍有差距,但Bobby确信几年内这些差异就会被抹平:“社会氛围已经接受了同性伴侣结婚的现象,法律的步子慢,还在一步步跟上。”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7月31日曼谷,庆祝法案通过的卡片/网络

新鲜出炉的民事伴侶法案除了规定登记人需要年满17岁之外,还要求其中一方必须是泰国公民。刚和男友一起购置了新房的Bobby更关心赋予同性伴侣的继承权和共有财产权等权利。

Bobby早年在北京生活时,曾因为想去同性酒吧而遭司机拒载,或仅仅因为自己身为男性喷了香水就被路人侧目。最令他愤怒的是老家县城的小学同学得知他的同志身份后,将同志和“人妖”,“异装癖”等等名词混为一谈,家乡甚至出现了他在泰国从事性工作的谣言,他本人也成为当地茶余饭后的谈资。

苦于同性恋身份,Bobby离开北京,环游世界,希望找到一个地方能让他结婚成家。期间他认识了现在的泰国男友,并于2019年决定移居泰国。

决定移居之前,Bobby曾断断续续地在泰国待了六年。泰国对同志群体的包容度之高让他感觉终于能做回真实的自己。“这一年里我生气的次数不超过三回。”加上对泰国风土人情的喜爱,他很快找到了归属感。他说:“法案通过的消息,还是我那些异性恋的朋友们第一时间告诉我的。他们好像比我更激动,更关注这方面的新闻。”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Bobby(右)与自己的泰国男友 / 受访者供图

当天下午,Bobby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更新了法案的相关视频,甚至谈到自己对这个传闻中的“同性天堂”的观察:或许是因为被压抑太久,在泰国旅游的中国同志在在公众场合秀恩爱的举止更常见,反让当地的同志伴侣显得含蓄。

在全球约五十个国家和地区已经立法允许同性婚姻或民事结合的今天,泰国关于民事结合的法律草案在相对保守的军政及宗教等力量的缝隙中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二元制的性别想象

Sunny在泰国出生长大。他从小就发现自己的喜好与身边的同性南辕北辙。看《神奇宝贝》,最受小男生追捧的“喷火龙”在他眼里不够优雅;看《哆啦A梦》,他会把自己代入静香的角色;初中一年级,特别喜欢电视上好看的男生,读着朋友推荐的男小说脑补剧情。

刚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时,Sunny的第一反应是告诫自己“要注意个人形象”。“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同性恋,我第一反应是不太开心,然后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看起来太‘娘’了。”他给自己设定的理想形象中,“娘”是被反复强调的禁忌。他试图让自己的形象和举止贴合泰国社会对男性的性别想象:说话别太温柔,避免尾音上扬,声线要man,走路的姿势不能太妖娆,和男性朋友玩耍时要注意保持让彼此不产生误会的身体距离......否则,自己就会被贴上LGBT的身份标签。这也是当时Sunny判断他人是否是同性恋的标准。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Sunny / 受访者供图

小学的时候,Sunny被同学排挤,因为他们觉得他行为举止更像女孩。“就像管胖女孩叫‘小猪’一样,他们喜欢用‘’来开玩笑,”他感到无奈,“你越对着他们发脾气,他们就笑得更高兴。”

初中,Sunny在饭桌上对全家人出柜,那时“家庭会议”的气氛依然保持温和,父亲只是婉转地希望他能改变为异性恋。Sunny嘴上答应了转变性向的要求,却感觉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变得不喜欢自己。两三年的尝试和挣扎后,他坦言无法改变自己,决定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家人也没再强求。

比较而言,即使是Sunny成长年代的泰国,在性少数群体问题上也算得上宽松环境。但得益于宽松的社会环境,一些LGBT人士可以大大方方地在着装、妆容和举止上表达自己的身份,却无意中固化了保守观念对LGBT群体的误解。

Bobby有一任泰国男友的母亲是祖籍潮州的华人。“她听说要见我的时候还惊了一下,以为我是ladyboy(从生理性别为男性转变为女性的跨性别人士)。可能老人家不知道,的确有和ladyboys谈恋爱的男人,但也有像我俩这样,两人外表上显然都是男性的组合呀。”

像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刻板印象在当地的上一代华人移民的思想观念中相对常见。一听说自己的儿子有了男朋友,长辈们眼前出现的就是那些举止高调冲击传统观念的LGBT群体形象,继而在心里犯嘀咕:“儿子会不会带这样的人回来?”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2015年泰国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呼吁公众共识的活动 / 网络

直至目前,泰国的身份证在性别一栏仍只有“男”和“女”两个选项,教育系统和公民制度都继续二元制的性别结构,这也对普通人的认知发生着持续影响。

渐趋开放的佛系社会

升入高中之后,Sunny发现周边对待LGBT人群的氛围变得更加包容。在校园里,性别认同与性取向的相关话题并非敏感禁地。相反,学校提供一年一次的性教育培训(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帮助学生认识自己的身体和性别。其中,对LGBT群体的介绍和对多元化的强调让当时高三的Sunny印象深刻。

回顾过去几年性少数群体权益的改善,Sunny将其归结于较为“佛系”的社会心态。“我们泰国人喜欢说‘随便,都可以’,”Sunny说,“可能这就是一种国民性格吧。”

高中到大学阶段,Sunny感觉到周围的人顾及同志身份给予了他更多照顾。学生阶段,Sunny曾进入一所当地中学做实习教师,目睹自己的同事被学生阴阳怪气地质问是不是LGBT人士。即便当事的老师并没有回应学生的恶意玩笑,Sunny的实习导师却看在眼里,随后找到这位学生,劝诫他:“现在的社会已经有所改变了,我们要尊重他人。以后你长大了也要学会接纳别人的不同。”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2019年1月,泰国有关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民调结果 / 网络

来到中国西南大学攻读学位并顺利毕业后,Sunny进入一家中资公司的泰国分部。在泰语中,男性在说“你好”(sawasdee krab)时,尾缀为“krab”,女性则会说“ka”。在公司里,即使外表看起来是男性的同事说“Sawasdee ka(你好)”来打招呼,表示自己是一个女生,也不会遭到非议。

他的工作团队中十位成员有两位是跨性别者。同事们都会尊重当事人的意愿,调整对他们的称谓。

泰国的职场对个人形象的要求,也仅限于着装打扮要体现其对工作的尊重。去性别化的职场角色类似一个缓冲带,无论你是同志或者改变了原生性别的人,看起来整洁,正式,有能力完成好自己的职业身份,便不会受到质疑。

泰国有95%的人口信仰佛教。对于佛教所推崇的包容心是否影响了长辈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Bobby和Sunny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看法,但他们在另一项影响因素方面达成了共识:孩子是否孝顺是泰国人更加重视的品质。特别是LGBT青少年的家长,会常把“我的孩子是好孩子”挂嘴边,担心自家的孩子因为属于性小众群体而遭受人品方面的质疑。

除了孝顺这一项之外,家长们更在意孩子的成长——希望孩子在学业和事业上取得成功,胜过对扭转孩子性取向的执着。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LGBT权益支持者2019年曼谷某活动/网络

2015年9月,泰国性别平等法案(Gender Equality Act B.E. 2015)生效,尊重个人“有一种不同于其原始性别的性表达”的权利,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身份的歧视都是非法的。这项法律还禁止政府机构、私人组织或泰国个人制定反同性恋政策、规定、条例、措施或操作程序,被发现有上述歧视行为的个人或机构可能面临6个月的监禁和2万泰铢(约合人民币4472元)的罚款。

新的刻板印象与新的斗争

其实,泰国政府愿意推动保护LGBT群体权益的法律,有很大程度的经济考量。据LGBT Capital的2018年发布的《LGBT GDP, 财富与旅游数据》显示,LGBT旅游预计能给泰国带来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9亿元)的收入,占据旅游业的8.4%和泰国经济的1.15%。泰国旅游局瞄准了性别友好环境对海外旅客的吸引力,大力发展彩虹经济,亦成为泰国性少数平权的一股推力。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暹罗之恋》海报 / 网络

影视业中的进展也不容忽视。从2007年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暹罗之恋》开始,到近年的《逐月之月》《一年生》《不期而爱》,接二连三的大热BL作品成功为泰剧打开国际市场。LGBT社群在泰国社会中被视为富有想象力,幽默感强,擅长创作文艺作品的一群人,因此影视制作成为他们的一大就业选择。

然而,在娱乐和服务行业之外,性少数群体仍面临就业障碍。2018年世界银行针对3502名年龄在18-39岁的泰国人(1200名非LGBTI参与者和2302名LGBTI参与者)的调查访问发现,77%的跨性别者,49%的男同性恋者和62.5%的女同性恋者声称在申请工作时曾因LGBT身份遭到拒绝。

亚洲“同性天堂”观察报告:中国情侣更高调,变性人求职仍艰难

泰剧《逐月之月》海报 / 网络

“例如有的商场招聘销售人员,招聘启示会写上:只招女性和跨性别女性。但对跨性别女性的要求会更高,她们需要非常好看,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Sunny透露,“新的刻板印象正渐渐加深。”

对于这次通过的《民事伴侶法案》,泰国的LGBT权益人士也流露出些许失望,因为即便法案生效,同性伴侣的权益在诸如医疗福利、社会保障基金、政府退休金减税等涉及公共和私人福利的民事问题上依然受到限制。

历史上许多国家都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方法,从民事结合法开始,后来逐渐走向同性婚姻法。未来泰国是否能如Bobby所愿,真正实现和异性婚姻完全平等的同性婚姻法?朱拉隆功大学的法学教授Vitit Muntarbhorn在《曼谷邮报》发表的评论分析认为,制定同性婚姻法可能还必须处理好宗教问题以及民事仪式和宗教仪式之间的二重性。

泰国LGBT群体平权运动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如何消除制度性歧视,降低性少数群体在社会生活中的耻感和边缘感等议题,将是接下来性少数群体努力的核心。(文/袁漪琳 责编/权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