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同网 永久网址:https://www.sztz.org

泰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征程与挑战

时间:2020-08-07 18:27出处:资讯阅读:17 编辑:@www.sztz.org

泰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征程与挑战

刘毅强:泰国社会已经非常广泛地接受了性少数群体,支持同性婚姻自由的人在几年前就已经占了人口中的多数。

泰国内阁(中央政府)在7月8日认可了泰国国务委员会完成的一项名为《民事伴侣法案》的法案,并将它交付给泰国国会,以进行之后的立法程序。该法案通过为同性伴侣建立与婚姻制度并行的民事伴侣制度,使同性伴侣可以享有大部分已婚夫妇所有的合法权益,比如财产管理、子女收养和继承遗产等。但该法案仍然将部分福利排除在外,没有包括伴侣的配偶就业和税收优惠(保险、育儿假、共同纳税申报表等)。根据该法案,死去的公务员的同性伴侣将没有资格获得与异性婚姻中丧偶伴侣等同的政府抚恤金和其他补偿。


这个只字没有提到“婚姻”的法案经常被误以为是泰国完成了实现同性婚姻的关键步骤,但无论这个新创设的民事伴侣制度怎么接近婚姻制度,民事伴侣结合都不是最终的婚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为同性恋群体的福利而制定的法案在酝酿过程中一直受到相当一部分同性恋群体的非议和冷落。


例如,泰国同志团体APCOM秘书长秘奈在2018年这一法案草案被内阁认可和送交泰国国务委员会(这是泰国立法程序中法案由内阁送交国会商议和表决之前的必要步骤)进行审议时就表示,草案未将同性伴侣等同为普通的夫妻,而使 “我们有点像二等公民”。他也强调,同性婚姻在泰国社会没有很大的反对声浪,也不是“政治议题”。他不能理解为何泰国不能实现同性婚姻自由 。的确,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项研究,泰国社会已经非常广泛地接受了性少数群体,同时根据另外一项民调,在泰国支持同性婚姻自由的人在几年前就已经占了人口中的多数。


持有像秘奈这样的立场的人并不是少数,自然在这次政府正式将该法案提交国会并向公众征询意见后,就受到了很多人的抵制。#SayNoToPartnershipBill(不要伴侣关系法案)这一标签在国会开始征询公众意见的当天立即成为Twitter上最热门的趋势话题,一些网友甚至讥讽该法案草案为“假平等”(fake equality)。


就在政府向国会提交该法案的一个月前,由国会议员Tunyawat领导的小组提议直接修改现有的《泰国民商法典》第1448条,从而将婚姻制度开放给同性伴侣。 根据泰国宪法,20名国会议员可以像政府一样向国会提出立法法案。该立法提案的解释说明认为,现行法律违反了泰国宪法第27条中的平等保护条款。Tunyawat认为,只有这样的将婚姻制度开放给同性伴侣的方案才符合平等的真实含义。自然,在《民事伴侣法案》提交议会后,他也立即表示无法接受这一法案。


两个议案的角力可能会阻碍《民事伴侣法案》在立法道路上的前进。来自前进党(议会第二大反对党)的议员(现为54名)可能将联合其他反对党在国会中对《民事伴侣法案》投反对票。 但也因为有“竞争对手”,政府现在认可的《民事伴侣法案》已经比最早的方案进步了很多。这一法案的起草工作于2013年开始,由泰国司法部下属的权利和自由保护司以及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主要负责和参与。 后来产生的法案草案已于2018年12月获得内阁认可并提交给了泰国国务委员会。 国务委员会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收集更多的民间团体的意见,并与政府各个机构进行讨论,结果是2020年的草案已经远胜于2018年草案,比如包括了性少数群体一直争取的与收养相关的制度。


除了伴侣福利有关的权益之外,似乎这一法案仅有也最大的问题是它“拒绝了婚姻”。不过泰国国会完全可以在之后法案在国会里的审议过程中将落下的关于伴侣福利的部分加入到这一新的民事伴侣制度中,就像之前泰国国务委员会所做的那样,扩充这一制度的内涵。那么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将出现:如果这一制度与婚姻的内容已经完全一致或者高度一致,而仅仅因为伴侣两人的性别是同性而拒绝称其为“婚姻”,那么这个为同性伴侣创造的民事伴侣制度本身是否也是在拒绝平等或者构成了歧视呢?


奥地利宪法法院曾经于2017年12月4日在这个抽象的法律问题上作出过解释。适用于同性伴侣的民事伴侣关系制度当时在奥地利已经存在,而宪法法院裁决认为,应该向所有伴侣开放伴侣登记(和婚姻)制度。法院认为,实行单独的法律承认制度造成了在(性别身份)根本不相关的情况下披露个人性取向的情况,而这会进一步导致发生歧视的可能性“极高”。只有当任何人都能将一个人的婚姻状况列为已婚或处于民事伴侣关系中时,一个国家才不再出现会披露一个人的性取向的情形和由其所导致的歧视。


奥地利宪法法院是泰国宪法法院的“直系祖母”,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宪法法院之一,这一案例似乎对泰国的情况会有一些借鉴意义。同时世界其他地方的进展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泰国的发展,实现同性婚姻自由在缓慢地成为发达国家的主流。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将婚姻理解为一项宪法权利,并且将其扩大到全美范围内所有伴侣。2016年,联合国任命来自泰国的法学教授 Vitit Muntarbhorn为全球性少数权利的特别报告员。在亚太地区,新西兰于2013年实现了同性婚姻自由,而澳大利亚于2017年了实现同性婚姻自由。台湾的宪法法院也于2017年做出了支持婚姻平等的宪法解释,同性婚姻于2019年5月在台湾开始成为现实。


当然前景也并不总是这么美好,目前新加坡、马来西亚和缅甸都沿袭英国殖民时代的法条,同性恋可被罚款或判刑监禁(虽然极少出现)。马来西亚和印尼因为受保守派伊斯兰文化的影响,同性性行为也属社会的边缘地带。在最糟糕的文莱,根据去年颁布的法律,同性性行为可能被处以“石刑” 。东南亚邻国糟糕的情况几乎又确保了泰国无论怎样选择,都会是该地区的“优等生”。